毛毛酷时尚毛绒俱乐部

网站地图 | 全部文章
毛绒玩具 | 网站论坛

首  页 Moroko商城 时尚走廊 我爱毛绒 流行饰品 伊人饰界 巧手扮家 逛街购物 精彩视频 毛毛酷论坛
  当前位置:毛毛酷时尚毛绒俱乐部 > 悦读时代 > 非常阅读 > 葛优和他的妹妹

葛优和他的妹妹[图文]


http://www.moroko.cn 毛毛酷俱乐部 2006年8月22日  解放网-新闻晨报   葛优和他的妹妹
毛毛酷俱乐部|Moroko.cn

    1957年4月出生的葛优有个小他5岁的妹妹。按照母亲施文心的意思,哥哥叫“优”,妹妹就叫“佳”,都是“好”的意思。家里人一直叫她“佳佳”,叫葛优“小嘎”,这个昵称是顺着别人称呼葛老爷子“老嘎”叫的。

  相依为命小兄妹

  这是葛存壮抓拍的一张照片:葛佳刚出生没几天,躺在床上熟睡,葛优托腮趴在床边,兴味盎然地研究着这个刚进家门猫儿大小的妹妹,不自觉地微微笑着。他不像才5岁,倒像十几岁懂事的大孩子。施文心在相册空白处题写:多么爱妹妹。还有一张葛佳一岁左右,和哥哥面对面坐在小山坡上,他手里拿着根冰棍正往妹妹嘴里塞,情不自禁地替她使劲,自己的嘴也张得老大,居然都被葛存壮抓拍了下来。

 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,父母响应毛主席的号召,积极闹革命,打派仗,对孩子是完全放任自流。

  没办法,当哥哥的葛优自然担负起了照顾妹妹的责任。那时他们家的住房刚好紧挨着食堂,为了孩子安全,省得一日三顿跑上跑下,父母想了一个好办法:开饭时,父母让葛优把饭盒用绳子放下来,那是有提手的三层饭盒。父母买了饭菜,再把饭盒拴在绳子上,让葛优提上去。每到吃饭的时间,兄妹俩就守候在窗前,两张脸蛋上那期待的表情,像两只嗷嗷待哺的雏燕。

  突然有一天,军宣队领导宣布,北影全厂职工春节后都必须到“五七干校”去。各人的家务事,如照顾老人、孩子的问题,自行解决。葛存壮夫妇俩都傻了。那时葛优才12岁,葛佳7岁。他们家在北京没有一个亲戚。朋友呢?大家都自顾不暇,有谁能收留他们一双小儿女?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,父母只好把俩孩子托付给楼下的工人老吕。老吕是置景车间的木工,他家有四个和葛优年龄相仿的男孩。

  寄住在吕家,父母不在身边,葛优像个小大人儿似的管着妹妹。葛佳嫌芹菜有股怪味,沾芹菜就想吐。墨阿姨炒了芹菜,她死活不肯吃,葛优就批评她不懂事,逼着她吃,为此还打她。葛佳满肚子委屈,边哭边嚷:“等爸爸妈妈回来,我就让他们打你。”可惜,父母是不会打他的,顶多说他两句。后来一段时间,葛优有时也在食堂吃午饭。有次他问妹妹:“你猜我中午吃了什么?”葛佳猜不着,他咂着嘴巴故意馋她:“我吃了排骨,特好吃。”

  那时的孩子不比现在,没有那么多零食。一天,隔壁黄建中的爱人金萍听见葛佳的哭声,推门进来。葛优手里捏着个小药瓶,冲她告妹妹的状:“她把酵母片当糖吃。”金萍笑了。葛优又掉过头来教育妹妹:“酵母片是药,吃光了,胃疼的时候吃什么?”葛佳哭过了,拿出一张纸,写上“爸爸妈妈:我哥欺负我,你们要好好说他”,贴在父母床边的墙上。父母不在时,这样的纸条在他们的床边出现过许多回。每次贴上时,葛佳都恨得咬牙切齿,可等他们回来了,她又把这个茬儿忘了。那个周末,父母刚到家,金萍就把酵母片的事当笑话讲给他们听,边说边笑,还夸葛优懂事。

  哥哥怎么爱护自己,怎么对自己好的,葛佳能记起来的不多,可他如何对自己不好的,她却一一记在心里。2003年为写关于哥哥的书时葛佳向葛优求助,让他理理思绪,回忆一下当年的兄妹情。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:“有一次我不知怎么要踢你,赵妈拦住了我。”——就这样的兄妹情!葛优倒满不在乎,还乐于给自己添点反面素材。

  蔫儿淘的坏小子和全家的骄傲

  葛优自己曾说,小时候,他是个不惹事的孩子。事实上,他只是没惹大事,小事还是惹了不少。这跟他的银幕形象十分吻合,电影里,他也透着一肚子坏水儿,却怎么坏也坏不出格儿。

  一次,见四周没人,葛优看准楼下一辆崭新的自行车,往上面撒起尿来,还拧下那辆车的铃盖,偷偷扔掉。那辆自行车是擅长演反面人物的著名表演艺术家安震江的。“文革”中,安震江和葛存壮分属两派群众组织,见他们打派仗,葛优自然站在爸爸一边,冲人家的自行车撒气。

  还有一次,和一帮孩子在玩耍,他脑瓜一转:“人说跺脚能把楼下的灯泡跺掉。”孩子们便一齐用力跺起脚来。不多一会儿,楼下老吕就来敲门:“你们家闹腾什么呢,我们家灯泡都掉地下摔碎了!”后来父母下放去干校时,葛优和妹妹就寄住在吕家,他倒一点也不难为情。

  因为葛优蔫儿淘,有时调皮捣蛋得厉害,父母就要好好管教他。最严厉的方式就是严肃地找他谈话。因此,葛优在父母面前从小就比较拘束拘谨,乃至于落下了“心理障碍”,一辈子都不敢同父亲同台演戏。

  上了初一,葛优开始有了表现自己的欲望,时不时想露一手。学校办美术展览,老师吩咐他写作文本大小的“美展”二字。葛优写得非常认真,写完后,还自我欣赏了好一会儿,觉得满意了,才交给老师。老师问他:“你没发现这两个字有什么问题吗?”葛优瞪大眼睛,没错呀!老师告诉他,他写的不是“美展”,而是“美览”。他细一看,可不是嘛。

  有次,兄妹俩坐在茶几两边的沙发上端着饭碗吃饭。葛优模仿《粮食》和《小兵张嘎》里爸爸饰演的日本鬼子,边吃边用筷子在墙上比划,指着“地图”向下级部署作战方案。那是葛佳头一次看他“演电影”。没想到,后来他真的演起电影来。

  小学、中学阶段,葛佳在学校都比较得宠,当过大队委、中队长和学习委员,不断地拿回各式各样的奖状。葛优没什么“官衔”,学习成绩平平。打从幼儿园起,葛优就蔫不出溜,不大引人注意。演节目一类出头露面的事,他从不参加。葛佳呢,幼儿园排演舞蹈“远飞的大雁”,她是群雁中领头的大雁。

  1977年恢复高考,父母希望下乡插队的葛优考大学,他望而生畏,自己先给自己取消了高考资格。葛佳后来则一举考上北大哲学系,那时,葛优还在全总话剧团跑龙套。街坊邻居们都说,老嘎家出了个高才生,葛佳是葛家的骄傲。

  可以说,从小到大,葛佳从未看轻过哥哥,可也从没看重过他。

  俩人从此天各一方

  爸妈没有半点重男轻女的观念,但葛佳小时候聪明伶俐,学习又好,父母就有些偏爱。最小的,又是女孩,自然更是受宠。

  但在没有父母撑腰或娇宠的时候,葛佳可还得乖乖地听哥哥的话。有时候,葛佳不吃葛优那一套,他就举着拳头,在妹妹的眼前晃来晃去地威胁道:“你看这是什么?”当然,拳头也就是举着,很少真打下去。

  大概在高中毕业或是到农场插队的当间,有一次,葛优对妹妹说:“以后我找对象,可不能找你这样的。”后来,葛优娶的妻子贺聪果然与妹妹大相径庭。妹妹眼睛大,双眼皮,脸圆,留短发;而贺聪则是小眼睛,单眼皮,看起来总是笑眯眯的样子,脸是鹅蛋形的,留一头漂亮的长发。

  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,葛优先后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、中央戏剧学院、中央实验话剧院、中国青年艺术剧院,结果全都失败了。

  但他还不放弃,这让葛佳越来越服了哥哥。最后,凭借小品《喂猪》侥幸被全总话剧团接纳,可跑龙套都跑了小十年,也没摊上一个像样的角色,闹得父母整天琢磨着让他改行搞摄影美术什么的,免得耽误了一辈子。

  1988年,葛优30岁。这是他家庭生活和演艺生涯发生根本转折的一年。这一年,葛优在和小学美术教师贺聪谈了两年恋爱之后结婚。葛佳和哥哥感情很深。葛优结婚时她花五十几元买了一套景德镇青花瓷餐具作为礼物。那时候,她一个月的工资才四十几元。葛优收到礼物,说:“嗬!够铁的啊!”

  不久,和葛优朝夕相处了二十多年的妹妹离开中国,自费前往德国攻读德国语言文学硕士。临行前,他送了她一只大旅行箱。葛优成名之后,葛佳跟哥哥开玩笑说,兴许是自己的离去给他带来了好运。

  这一年,导演米家山看中葛优,让他在由王朔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《顽主》中出演杨重一角,使他一举获得了金鸡奖提名。

  葛佳到德国后,始终关注着哥哥的演艺进展,父母信里有关葛优演艺方面的内容渐渐多了起来。《顽主》使他崭露头角,接着又拍了《代号美洲豹》、《黄河谣》、《过年》和《烈火金刚》。真正令她对哥哥刮目相看,是在看了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后,尤其是《大撒把》以后。在影片中,葛优自然松弛,不露痕迹的表演让他的妹妹彻底服了。

  2002年年底,葛存壮做客央视《艺术人生》栏目,主持人朱军向他提了个问题:“您认为您的代表作是哪一个?”葛存壮答非所问:“葛优。”言语里,浸透着一个父亲对于儿子无比的骄傲和自豪。30岁后,葛优成了葛家的骄傲。

  隔不断的兄妹情

  出了名,成了公众人物,葛优依然一如既往地惦记着远隔重洋万里迢遥的妹妹。葛佳六次回国探亲,他无论多忙,都去机场车接车送。

  1993年拍摄《活着》时,他特意从山东外景地请了假,回北京送妹妹上机场。那时他瘦得腮帮子凹进两个大坑,留了胡茬子,像是饿了十天没吃上饭,活脱脱一个落魄农民福贵。看到他那副可怜相,葛佳心里既心疼又后悔,后悔不该让他大老远地跑回北京,可就是拗不过他。

  1995年,因为葛佳回国探亲,葛优也专门请了假,从《秦颂》外景地回到北京。2001年底,他又放弃了电影院正在举行的《大腕》的宣传活动跑去机场接妹妹,一等就是两个小时。2004年葛佳两次带孩子回国,葛优都专门开着车陪他们逛街,买碟。

  葛佳一直是哥哥最忠实的影迷和拥趸。葛优出演的每部影片、电视剧,她都不止观看了一次两次。她拥有这些影剧片全套的光盘,身在异国他乡,想家了,想哥哥了,她就不时地翻出这些光盘来,重新观摩一遍,就像与老朋友重逢欢聚一样。

  也正因此,她对葛优出演的每部影剧片的故事情节,乃至每个镜头、葛优的每个神情动作、每句对白,几乎可以说是烂熟于胸,能够做到信口拈来。

  1998年百花奖投票期间,葛佳特地买来《大众电影》,为哥哥出演的《甲方乙方》的男主角投了一票。

  2003年,葛优的《卡拉是条狗》参赛百花奖,葛佳也投了票。她很喜欢这个电影,喜欢哥哥出色的表演。看了一遍以后,她甚至没有勇气重新坐下来,再次面对卡拉的主人———自己的亲哥哥。

  把妹妹培养成了“文坛新秀”

  2003年,笔者跟施文心约写葛存壮葛优父子的传记。身在太平洋彼岸的葛佳听说了这件事,热情很高,希望参与写作,说是:对我哥小时候的事情,我最有发言权。这样子,这部葛优父子的传记,葛家可谓全家齐上阵,单从写作阵容上已“蔚为可观”。

  葛佳很快投入了写作。尽管家务繁忙,自己身体也不好,但为了哥哥的事,她宁愿暂时委屈孩子吃外卖的便当。她写得非常认真,为了一个细节,都要打越洋长途向哥哥和父母问询核实。半年多才写了五六万字传给我,说是初稿,她还要继续修改。一直到书出片付印的前夜,葛佳才将最后修订稿传过来。

  稿子出来后,葛优读了,觉得妹妹写得很真实,没有虚夸。算是对妹妹首次写作的“肯定”了。我却认为,葛佳的文字灵活有趣,施老师的文字朴实亲切,可以说是各有千秋,使《都赶上了》一书文采斐然。2003年岁末,在新书出版的第二天,葛佳特地从美国飞回北京。12月30日,她偕同哥哥和父母参加了图书发布会,并高兴地接受了数家媒体记者的采访。2004年1月3日,她又陪同哥哥和父母出席在西单图书大厦举行的图书签售,为这本书宣传造势。

  首次写哥哥,竟然得到了包括被写的葛优在内一大拨人众口一词的赞赏,这下可将葛佳的写作热情激发出来了。她发现自己的心底原来一直隐藏着一个文学梦。现在,她要来圆自己的梦了!她开始从身边的事情写起,首先写她在德国居住生活的见闻感受。2004年底,她把写好的一篇1万字左右的纪实文章《德国汉堡老太太》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葛优。葛优看完后,就找朋友刘震云帮忙推荐。后来这篇文章由《北京文学》发表了,引起关注。

  2005年,葛佳又写了一篇散文《搬家与五十马克》,也是葛优通过朋友推荐给了《人民文学》这本权威的文学期刊。葛优笑称,他都快成妹妹的经纪人了。

  就这样,在哥哥的激励和帮助下,43岁的葛佳逐渐在写作上树立起了信心,接连在国内的文学期刊上推出作品,一不小心成了一名“文坛新秀”!
[毛毛酷时尚毛绒俱乐部|Moroko.cn]


上篇文章:希特勒有个日本心腹 “比纳粹还纳粹”
下篇文章:狮子当选为国王的秘密

查看参与评论】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上一页】【打印】【收藏
  全站文章搜索
   
  您感兴趣的相关文章关键词:葛优  
 ·冯小刚葛优影展29日开幕 葛优将出席展映周
  热点文章排行
  文章推荐阅读

Copyright © 2006 www.Moroko.cn All Rights Reserved
客户服务信箱:webmaster@moroko.cn 电话:010-86385712/84841120 QQ:85224562  毛绒玩具